黄色的风

2013年的晚秋,芝加哥第一次向我招手,那份感动是持续而欢快的。

密歇根湖畔的飞鸟 心也飞了

似懂非懂间,一切都好像不存在了。可是真的走掉了么,又好像一直在那里。浮生天命,自定之,事在人为,境由心生。

芝加哥最美的应是秋天,秋天正好是我来的季节。 顺着建筑与风景的盛名, 顺势游览了密歇根湖畔, 著名的千禧广场,芝加哥艺术博物馆,马利纳城, 皇冠喷泉以及女建筑师Jeanne Gang的名作Aqua Tower,最棒的还属于预约到了赖特的罗比住宅。看了前辈们的作品, 更是感慨现在学艺不昌到底到了何种地步。

云门果真是雕塑界的枭雄, 那个无缝光滑的表面,更是荣获了当年美国Outstanding Achievement in Welding Award, 在钢板焊接的技术上的成就是绝无争议的。直到现在的技术条件下,我都觉得这份成就巧夺天工。

但即使是旅游指南一再推崇的各种建筑雕塑种种,都比不上那一瞬间的景色触及人心的体会。在漫天黄叶下,你和好友遨游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