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情暖

没有人在哭 你摸着我的头说没有人在哭 | 我在哭 只是没有人在乎
——《鱼在水里哭》

小时候,阿姥总是在阳台上放两把小椅子,一张小桌子,我们祖孙俩就着阳光,摆一摊牌局,然后一下午的静好时光就这么定格了。

很多年后,当我对着电视上的小四合院笑出一整个长镜头的时候,泪滴里都映着当年阿姥唇边的花生皮。那段时间,大多数牌局我都是输的,这也是阿姥喜欢跟我打的原因。人大多都这样吧,喜欢赢的人生多于输的结局。小时候爱逞强,输了也不甘心,还干过趁阿姥出去倒茶偷偷换牌的蠢事,伎俩低劣,总会被发现。

后来当长大许多,经历了青春的懵懂,经历了大量荷尔蒙的分泌,很多事情的遐想不过人类本性的幼稚以及不肯认输。不想承认自己输,是最大的自欺欺人,却也是最容易的自欺欺人。可恨的是,你以为的看客会在乎,其实在乎的,只是自己。

似懂非懂之间,开始唾弃又难放弃那些少不更事的美梦。梦的场景常常出现在真实的梦中和不真实的梦中,有个与你契合的MR跟你在生活的浮沉中不断妥协,所有的浪漫虚荣都可以得到满足,所有的尘世俗愿都可以得到实现。
懂事以后,时光已经让你清楚的明白,青春的爱恋之所以近乎完美,是因为其中包含了太多一厢情愿的幻想。当往事如烟,青春散场,谁能勇敢转身,平凡一生。

小时候倔强,觉得以后一定不要过像阿姥这种人生,老了老了在阳台被孙女算计,实在无益。长大后,来美帝看我的阿母,笑颜如花的讲述阿姥如何躲过姨姨的“监视”,坐了一个城市的大巴,到阿母手里塞进一沓软妹币,要用给我买鱼吃。那个孩子气冲姨姨撒谎的她,那嘟嘴不眨眼睛的神情,让我在脑洞中想笑,笑出脸上一整个雷雨交加的夜晚。原来,她这么喜欢我这个牌友,她爱我的算计,她,爱,我。

我的泪滴,仿若可以灌溉一整个盛夏,因为她在乎。

其实,人生,不过是一场从年少到白发的牌局,赌什么不重要,输赢也不重要,关键是陪你一起打到最后的人,不要选错就好【换牌友这种事情,很揪心的。

一篇旧文,全因我家妹子前一段心情不好,想告诉她,也告诉自己,直面现实永远是最佳的解决方案,并且亲情是永远的港湾。